高山冷泡茶

回甘就像现泡

[全职高手][张安] 雨的意义。

跑去卖了自己张安的安利,缺粮缺的凶。
只好自己来了!(捲袖)
受到宝井理人老师的《花のみぞ知る》影响至深,希望画风不要不对233333

※张新杰×安文逸
※大学学长学弟设定,两人皆为植物研究所学生,安文逸研一,张新杰研二。
※OOC,文笔渣
※清水







安文逸站在一处未营业的花店雨遮下,看着这灰濛濛的天空和倾泻而下的大雨,有些出神。
春天的天气反覆无常,昨日还显得炎热,却在一夜骤雨气温降低,早上起床看着同样灰蒙濛有些泛白的天,安文逸也没有多想的就把伞从提袋拿起,放了教科书后,匆忙就出了门。

因为今天是实验室裏、不可迟到的一天。
也不是说今天有什么重要的学者要亲临实验室,给予指导方针,单纯为了一个不可怠慢的人所以必须不能迟到。

虽然动机看来可笑,安文逸把这个心思给放置一旁后也真的没有迟到,但离开实验室之后遇到的大雨却让自己陷入无法回到租屋处的窘境。

觉得有点冷,搓了搓手心不见好转,安文逸转而搓了搓今天穿在身上的灰色针织衫,因雨来的临时也湿透了些,又是抬头看着天空。

灰色的天空象极了那个今天让自己不迟到动机的那人的气质。



安文逸有个仰慕的对象,是同为植物研究所二年级的学长,叫做张新杰。

在还没进研究所之前,张新杰就已经是学校叱咤风云人物,成熟冷静,成绩优秀且品行优良,至今依旧是学姐学妹爱慕的对象。

安文逸在那之前就已经注意到张新杰,高中同个学校,当时便已初露锋芒,又与张新杰为同个高中社团,两人也算是认识的学长学弟关系。

但进入了研究所后,安文逸渐渐发现,自己心底对着张新杰的感情、从仰慕,变成爱慕。
其实安文逸的素质也不差,曾一度被评为继张新杰之后的优秀人才,但在安文逸心里,张新杰是他永远追逐的对象。

几度有着莫名的勇气想要跟张新杰表白,但一见着张新杰本人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张新杰看着安文逸欲言又止的模样他也没有多说甚么。
「想好再说,不迟。」当时的张新杰这样给了安文逸台阶下,安文逸当晚却是无法入眠。

在那之后,没有去设想过张新杰是否喜欢自己的这件事情,只是把心力投注在实验上,久了大概就会释怀了吧。


安文逸站在雨遮下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
明知道这是一个不会有结果的单恋,但至今还是毫无迟疑的想要去做些努力让自己出现在张新杰的面前。
向来冷静的平淡的安文逸在此时也难保自己脑中吹起了混乱思绪的龙卷风。
要是自己是个女的,或许自己努力会加成些吧。


张新杰撑着伞站在安文逸所在的对街,因快步疾走使得他的呼吸有些紊乱,看着安文逸在雨遮之下放空看着天空的样子,心底不由得感到烦躁。

他不是不知道,他这个后辈心底是抱持着什么感情对着自己。

从高中就知道,上了大学、进了研究所也依旧如此,张新杰突然想起韩文清说的那句『一如既往』,但用在安文逸身上又是不对题。
执着吧,为何对自己如此执着。

安文逸时常欲言又止的模样在自己眼里无疑是苦涩的,但回过头安文逸也还是挂起冷静的表情,然后露出浅浅的微笑。

张新杰明白的。

今天在得知降下大雨之后,随即抓着雨伞离开实验室的举动,也无法不去承认自己也确实是受到安文逸的影响。
两个人都过分理智冷静,到了这种时候安文逸表现的是无措,那么张新杰自己呢?

他心里想的是确认。


「安文逸。」
这声叫唤把安文逸的思绪拉回来,看着张新杰撑着伞站在自己面前,安文逸突然起了一丝想要逃跑的念头。
「张新杰…学长。」
「怎么站在这里。」
「呃…躲雨…」
「刚刚在实验室不是说借你伞的么。」
「…学长是特意送伞来?」
张新杰一时无语,看着安文逸似乎对自己的出现感到畏惧的神情,更是感到不悦。
「身体的素质不只是作息正常可以养成,要是这样不经意的淋雨着凉,那明天的实验进度该怎么办呢?」张新杰用着冷然的语气说道。
「…抱歉。」
两人沉默了片刻。
「…那学长,我先回宿舍了。」
安文逸说完未接过伞就要直接走入雨中,张新杰见状迅速的伸手抓住安文逸的手腕,安文逸一愣,回头看了张新杰。
「告诉我,安文逸,为什么这么怕我?」
问为什么…安文逸突然觉得有点脱力。
「学长不是最清楚的吗?」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仰慕的对象就在眼前却抓不住的无助感,如今张新杰这样发问,看似慌乱但心中比任何人瞭然。
张新杰在给自己一个说清楚的机会,基于自己心底的矜持因此安文逸选择了模糊不清的反问句。

不行、害怕要是说出来学长瞧不起自己…

「我要是清楚就不会问你。」张新杰继续追击下去。
安文逸烦躁的咬了下唇。
「…那学长这样追问是什么意思呢?」

从仰慕到爱慕,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让你也喜欢上我,就让时间淡化一切,让爱慕变回仰慕,不好吗?

安文逸当下只是用力的甩开张新杰的手,又被抓了回来,伞掉在地上地上,一瞬间没稳住身形的两人都淋了雨。
唇上突然一片温热,安文逸睁大眼看着张新杰放大数倍、清冷的脸庞,突然觉得面颊滚烫。
一吻毕,张新杰看着安文逸的神情看似是柔和了些,安文逸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神情有些恍然。

学长的吻、是什么意思?

安文逸的脑袋还未反应过来,张新杰只是伸手抚了安文逸被雨打湿的脸颊。
两人深深的看着对方,没有言语但却已经瞭然一切,包含对方的感情和情意。

虽说这一切看来突然且进展快速,但想着自己也是从高中、大学、研究所都单恋着,这样的进展应该也不算快。
安文逸心底有种因为这个雨天而感到的小确幸。


张新杰弯身拿起伞,撑在两人上头,张新杰还握着安文逸冰凉的手。
「我宿舍离这不远,把自己弄乾在走。」
知道对方这番话是不容拒绝,安文逸只是点了点头。


Fin.



_(:з)∠)_【点蜡
感谢不嫌弃的看到此,第一次打张安!
谢谢大家!!【【

评论 ( 10 )
热度 ( 29 )

© 高山冷泡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