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冷泡茶

回甘就像现泡

[*K][*礼猿]


*本來有其他用途不過呢,還是私自的打成文章。


*就當作餞別禮吧,好好地看著啊!(八田語調


*是禮猿 / 礼猿 / 宗伏


*室長很煩。


*或許OOC有

*文筆渣請小心食用,OK?

*以上可接受那麼、GO!



乍看之下無特別的日常,宗像礼司坐在位於Scepter4總部的辦公室內,辦公桌前淺藍色半透明屏幕閃爍著,大量資料不斷接收發送,一邊查看資料同時手也沒閒著,一幅有著壯烈場景的拼圖攤在桌上即將完成,是世界名著《悲慘世界》的場景圖樣,再次放下一片拼圖,微微瞥了眼在一旁、被自己叫來一同處理公文情報的下屬--伏見猿比古。

今天的少年看來比平常還要更加焦躁,除了焦躁還有一股濃濃的倦怠,倦怠中還參雜些許憤恨,從對方不停的嘖舌,以及不滿的小聲細語,就可一窺究竟。


--像極了炸毛的貓,並且是來回踱步、嘶聲著隨時準備伸出爪牙的猙獰模樣。


想到這裡,紫瞳興起些許好奇意味的光芒,到底是甚麼樣的原因讓少年在平常不過的今日表現出焦躁。
雙手交握托著下巴,看著--抑或是說凝視著伏見猿比古,試探似的叫喚了聲:「伏見君。」

「……幹什……嘖、甚麼事情,室長。」
焦躁的砸了砸嘴,在差點出口無禮迅速地改成比較客氣且尊重的語氣詢問到,少年稍微歛起焦躁的態度,不過從眼神還是依舊透著不耐煩。

「身為上司必須要以工作為重,不過出於對下屬的關心我還是想要詢問,今天工作至今不過四五個小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讓你如此焦躁呢,伏見君。」

「嘖、……」聽了那一連串看似關心的語句,又不耐的砸嘴。
「不說出個原因,我也無法合理的給予你休息片刻的機會呢。」
「室長您不用管這麼多啊……話說回來室長您以為您是誰,我的生活起居還沒有糟糕到必須要接受您的管教與關心。」
「這麼說來,伏見君是因為生活起居上出了一點差錯?」
「……」對於自己不經意說出一點端倪,表現出沉默。

「伏見君是否在應該需要睡眠的時間、卻沒有休息?」
「……嘖。」

「失眠?還是故意不睡…?」

「不用您管這麼多,室長。」伏見稍稍提高音量,但隨後撇頭恢復沉默。


看著伏見的舉動,宗像的唇角揚起似有若無的弧度,對於自己的下屬的這樣的舉動或許不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依舊還是有著新鮮和有趣的感覺。


「現在手頭的工作正是最繁忙的時候,而淡島君也有其他事項處理、伏見君要是真的精神不濟,我特別允許你中午午飯休息時間延長到一個半小時。」

「室長沒必要這麼做吧。」
「畢竟伏見君是我中意的人啊。」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少年又恢復沉默,宗像不明白自己是否有那裡說錯,但看著對方的表現姑且可以解讀成害羞吧。

「那麼,伏見君有需要休息一下嗎?」
「不需要。」果斷的馬上回絕,伏見將心思放回該處理的公事上,卻又開始焦躁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我就難得的跟伏見君說些會比較有精神的話吧。」

「室長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真的不需要。」伏見沒好氣地說到,皺起眉頭抬頭看著有些多管閒事的上司。


此時的宗像臉上的笑容卻益發濃厚,改為單手拖著下巴,微瞇起眼的樣子配上笑容卻讓人感覺氣氛有點扭曲,微微的偏著頭,語調輕緩卻不減笑意地說到。

「就這樣放鬆一下不好嗎?Fu、Shi、Mi、…」


伏見的表情從一瞬間的詫異改為冷淡,鄙倪的看著自己的上司。

「……就算押韻了,但我還是要指控室長您的行為如同職場性騷擾。」
「喔呀、是嘛,這只是我對於晚上失眠或者故意不睡的下屬的一種關心呢,不過押韻這件事情倒是完全沒有設想到,伏見君果然很優秀。」

「被這樣稱讚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室長。」

「不過,我天真的以為伏見君會因此感到稍微有元氣一些,看來是我模仿的功力稍嫌不足嗎?」
「室長您煩死了。」

伏見猿比古看著貌似很愉悅的上司,心中的煩躁感不減反增。





*Fin.

评论
热度 ( 4 )

© 高山冷泡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