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冷泡茶

回甘就像现泡

[全职高手] 绕枪。 〈上〉

 

*私设如山。

*群里游戏抽签的平安时代paro,原本大概只有一半,结果越写越多。

*大阴阳师撩小武士和被撩,以及东洋术士的恋爱术法相谈室。

*其实CP感不强但硬要打上Tag。

*OOC

*OOC

*OOC

 

*下章完结

 

 

──

 

 

时值霜月,万物收割之际。

满山遍野的枫树给染成火焰般的红色,气候微凉。

 

沿着一条戾桥、土御大门与西洞院大路的交会,一处宅邸门院坐落于此,而今日受邀前来拜访的一枪穿云站在门口,想着夏日时节那充满’野趣’的庭院,如今因为秋意渐浓,这桩宅邸也被枫红染的似是燃烧一般夺目。

门扉并未关上,似是有准备的预先为他敞开。

 

里头住着什么人,整个平安京该是无人不知晓。

 

待宅内式神领至宅邸主人面前,一枪穿云才稍稍松口气,身为武士的他才将弓从背上取下、只留腰间一把短刀,迅速落坐。

 

眼前是当今平安京,阴阳寮首席──索克萨尔。

──如此之名号虽说起初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他是外番人。加上天生银色长发,碧蓝的双瞳,唇红齿白,一代阴阳师竟有如此之颜。相传他的生母是位修练德行极佳的妖狐女子,才得以拥有如此无边的智慧及术法。

 

然而本人并未对这些谣传做出正面的答复。

只见索克萨尔身穿净白狩衣,今日又未曾束发,唇角微勾似是挂着一抹不踰矩、也不轻蔑、温和从容的笑,倾身给一枪穿云斟了杯清酒。

 

杯中酒液无色,香味醇厚。

入口也是温顺圆润。

 

“好酒。”

“一枪穿云,你可知此话一出,便是咒了?”

“……”

“酒的本质并无好坏,而你一说出这是好酒,就是一种咒了。”

 

一枪穿云拧起那好看的眉,深知索克萨尔的坏毛病又要出现,且当事人乐此不疲,抿了唇踌躇片刻,才点了头,但又马上摇了头。

 

“……可不可以,不谈咒。”

“世间万物皆跟咒离不开关系,今次你提及不谈咒这件事情,请求的本质也是一种咒。”

 

索克萨尔唇边又浮现更明显的笑意。

而一枪穿云更是困扰的皱起眉头。

 

“提及咒本身,今天我听闻一件骇人的事件……”

“事件?”

“是关于‘那个男人’。”

“皇上……发生什么事情?”

“被鬼魂缠上了。”

“缠上了?”

“缠上了。”

“怎么会……?”

“多半跟感情有关,还记得前阵子那在宫中红极一时的歌者,那男人有给歌曲写过一首和歌,然而歌者却因此消声匿迹……”

“近日却有数人目击,那名歌者的身影,一边吟唱着那男人给的和歌……”

 


苍白的身影,漫无目的的在宫中游荡。

‘花开难波津,寒冬闭羞颜。

今春满地堂,花开香芬芳。‘

 


“……去吗?”

“几个宫中的术士都处理不了,‘那男人’神色样貌也一天比一天憔悴……”

“所以,去吗?”

“那位大人已经在我们之前解决这件事情。”

“那位......大人?”

“是,估计已经到了……”

 

一枪穿云看着那意味深长地笑,目光也跟着移至宅邸最尾端的围墙,在那空无一物、杂草丛生的角落,倏地出现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出于本能,一枪穿云警戒性地站起身欲要找水救火,但眼角余光却瞥见宅子的主人依旧无动于衷,好整以暇的模样像极观赏秋日烟花一般闲适,正想开口说些什么,那团火焰中心缓缓步出一人,在这无雨无雪的天,撑着把黑伞,穿着闲散,像极一般道上常见的散人一般。

 

“君莫笑大人......”

 

--传说这名君莫笑,用的术法趋近于中国秘术、鬼道,与一般国内的阴阳道大不相同,行事作风独树一格,在平安京也拥有不小的名气。

今日见到本尊,距离近才得知,君莫笑撑着那黑色伞面,是趋近于黑的暗红色,光是肉眼观察便能感觉到似有若无的血腥气味,再来那伞骨白的出奇,谣传是许多骨头所制作而成......

然而事实的真实性也并未被证实,千机伞也变成了君莫笑的个人特色的一环。

 

只见君莫笑嘴角挂着一丝不知是慵懒还是轻蔑的笑容,收伞入席。

“哟,索克这次这样就不厚道了,这样有些棘手的案子,竟然全权让我处理。”

 

“正是因为如此,才必须要君莫笑大人处理啊……”

索克萨尔笑的意味深长,稍作坐直身子,给君莫笑斟酒。

 

“棘手?”一枪穿云发出疑惑,看向索克萨尔的笑容并未察出些微异样。“你,也无法处理?”

“应该是说,这样子的事件,君莫笑大人该是很感兴趣才是……”

“而且索克你的判断有误,这次跟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是?”

 

“断袖。”

从索克萨尔口中平静道出的事情更是让一枪穿云惊讶的微微瞪大眼。

 

“索克萨尔,我就说这次就是你不厚道了。”

君莫笑难得板起脸孔,严肃地说道。

“秋刀鱼该是烤好了……君莫笑大人,请。”

“下次要是有这种事件别再找我处理,报酬要加倍的。”

“如果是那男人的委托,我想多高的价码都不是问题。”

 

一枪穿云坐在侧听的一头雾水,有些忐忑的挪动了身子,抬眼便对上索克萨尔那双带笑的眸子,更觉窘迫。

 

索克萨尔见状,笑意更甚。

“且听我娓娓道来。”



──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高山冷泡茶 | Powered by LOFTER